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国倾城的博客

以后给孩子取名,儿子叫倾国,女儿叫倾城。(博文皆为辛苦原创,欢迎受权转载)

 
 
 

日志

 
 

龙少  

2007-11-23 22:4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寝室委员会(五)

作者:李秘书

我的兄弟们之老钱篇

引子

我有逛书店的爱好。在景宁这个山区小县城的书店,我看到了一本书《墨迹》,是凤凰卫视的美女曾子墨的自传,我平时比较喜欢看凤凰的节目,对于这个美女我是早有耳闻,我觉得她有当代美女白领所具有的勇气和知识,再加上能够把握机遇和善于推销自己,我觉得她的自传应该对我们做人做事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有几条网友评论,看到这样一条说她的书通篇都是吹捧自己怎么行的,都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我还以为这又是“吃不到葡萄葡萄酸”,这个时候我忽略了一个常识:明星写书都是炒作,大号字加上图片凑,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我仍然买了一本回来看,半天就翻完了,真的很失望,没有看到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倒是书中写“抓苍蝇”这一节,引起了我的回忆。

1、“逮苍蝇”事件

10月份在家里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份寝室委员会“文物级”档案(由于当时寝室委员会有专门的秘书处负责文件资料的起草整理包括存档,所以大部分资料现在还保存着,2005年初寝室委员会专门召开会议,作出寝室委员会所有资料已经升格为“珍贵文物”,要加以保护,在会议精神的指引下,寝室委员会大部分珍贵的历史资料得以保存下来,可惜有一小部分由于寝室委员会主要领导人的调动,而遗失,甚为遗憾!):这是5118寝室委员会文件(决定,寝纪2002年第7号),原文摘抄如下:

“根据群众举报、经寝室委员会人民武装部调查核实,寝室主要成员老钱和男人,违反寝室纪律,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经寝室委员会研究,决定对二人给予处分:

老钱,男,20岁,安庆枞阳人氏,现任寝室委员会对外交往部(女生工作部)部长兼人民武装部民兵,该同志目无组织纪律,擅自将寝室2002年11月20日会议精神泄露给女生寝室,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严重伤害了寝室成员的感情;并且该同志在寝室长期使用地方方言,违反了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关于推广使用普通话的规定,严重阻碍了寝室成员之间的融合和交流。男人,男,21岁,阜阳人氏,现任寝室委员会绘画部部长兼人民武装部民兵,该同志该同志目无组织纪律,擅自将寝室2002年11月20日会议精神泄露给女生寝室,并多次在不履行请假手续的情况下无故不参加寝室集体活动,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严重影响了寝室工作地正常开展。

根据《寝室公约》第7条规定,决定对该二位同志通报批评一次,要求其在寝室范围内逮捕50只身体健康、相貌端正的苍蝇(性别不限,女性更好),于一周内上交到寝室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室委会秘书处)。”

事隔多年之后,还有美女说起5118寝室的“苍蝇事件”,这个事情我们还要从上层建筑说起,作为一个有着50多年办学历史的行业学校,拥有“水利工程”和“建筑工程”两大系,还拥有自己的建筑设计室,可以说工程类的毕业生遍布全省各地,可是学校的布局规划却是那么的差劲,不是有老师在课上发牢骚嘛,当年在大学城批下400亩土地的时候,校领导的头都大了——激动的晕了,小农经济的本性就显现出来了,这么多的土地啊1于是像财主一样,教学楼这里盖一栋,那里修一座,好了,几年以后随着学生规模的扩大,房子不够了,看起来空荡荡的校园却没地方盖啊。

你讲以工程类课程见长的学校,规划搞得如此差,学校不是没有懂行的人,你领导不懂可以问问老师啊,偏偏舍不得征求老师的意见,瞎指挥、乱作为,宿舍楼前搞个化粪池,稍微有点专业知识的人都知道,你这样搞,学生寝室没有苍蝇才不怪呢?于是2002届的学生刚跨入大学校门时,就学会了这样的本事——逮苍蝇,一到夏天,不分白天夜晚,学生宿舍出现了“万人空巷逮苍蝇”的年代,不知情的以为又回到了文革“灭四害”的年代,学校的爱国卫生运动搞得多么好啊!走进学生寝室一看,让你真是怀疑当代大学生的素质,那个臭气熏天、污水横流,苍蝇横飞,多年以后想起来后还令人作呕。

人家说“家有梧桐树,能招凤凰来”,当年5118寝室到今日仍有71.4%的男同志打光棍,与这个事不无关系啊,因为女生想到都恶心,哪里敢来?女生不敢来,男人哪有机会?

为了改变落后的面貌,寝室委员会专门成立了高规格的“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由室长亲自担任主任,寝室委员会主要负责人担任成为,并由室委常委、室委秘书长担任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终于在这场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中,涌现出了许多劳动模范和“逮苍蝇”能手,光是5118寝室就有专逮漂亮苍蝇的男人和专逮小型苍蝇的老钱,男人和老钱逮的苍蝇一般都相貌端正、身体健康,不会像其他人逮的苍蝇,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骨折、瘫痪甚至体无完肤、血肉模糊,二位英雄逮的苍蝇不仅会爬会飞,还会走台步、会跳舞,并且以女性苍蝇居多,怎么区分苍蝇的性别呢,老钱说,体态轻盈、苗条的肯定是女性苍蝇,臃肿、笨拙的必定是男性无疑,功夫到这个地步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炼成,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与二人平时经常参与实战和排练有关,俗话说熟能生巧,卖油翁说:无他,唯手熟耳。男人和老钱熟读《孙子兵法》,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苍蝇前仆后继,前面死掉一批,后面又上一批,大有杀之不尽、逮之不完的劲头,最后只有长时间地关闭门窗,才使情况有所好转,但是治标不治本,二年级的时候换了寝室,才使我们根本上得到解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可惜又有一批后来人继续奋战在“逮苍蝇”的一线。

2、老钱轶事

温州有个“二马路”,安庆有个“枞阳门”,可见枞阳人的经商头脑,初见枞阳人都会给人一种很精明的感觉,这些操着听不懂的方言的人,在与人交往中却有着相当活泛的能力。

老钱也是众多普通枞阳人中的一位,这位戴着小眼镜、个子不高、偏瘦的年轻人,一双小眼睛在厚厚地镜片后面贼溜溜地转,小嘴唇上几棵小胡子像是“乱坟岗上的杂草”(李秘书语),老钱给人的感觉是有些精明,可是了解的人又觉得他很单纯、许多时候想法是多么的简单,我的体会是:他轻易不相信人,一旦相信你就死心塌地地跟着你。

刚进大学那会子,正好十一月份是老钱过生日,老钱的爸爸妈妈都来了,把我们寝室和女生寝室的兄弟姐妹请到饭店里吃了一顿,还拍了不少照片,并由秘书处配了文字说明,现在也是寝室的珍贵文物资料,还记得他的爸爸妈妈把他的弟弟妹妹带来了,王秘书说他的妹妹打扮得像男孩子,弟弟腼腆得像女孩子。还有那会子我们到合肥一哥们家玩,他们家人很带有城里人的优越感问:怎么你们那还能生三个小孩啊,计划生育不管吗?其实那哥们和他哥哥年纪也相差10岁不止了。不过老钱吃饭的速度真是特快,吴室长说这是他们家孩子多,抢惯了。其实我们这代人尤其是农村的,亲历了国家经济由百废具兴到全面复兴的过程,在那个年代也有过吃不饱的童年。

但是老钱家却还是满有钱的,他老爸是个包工头,连水利厅长都熟得很,家里砖头那样的大哥大好几个,小时候他和他的弟弟妹妹都拿这个当玩具玩,信息产业还不发达的时候,那时候大哥大要一万块,老钱说他爸爸是一个大哥大打得欠费万把块钱的时候就换一个,可见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市场是多么的不健全。

老钱除了吃饭快,还有一快就是上厕所快,别人解个小手的时间,他蹲大号都忙好了,可见其速度之快,让人忘尘莫及,但是我们一块逛街上公共厕所,他却又慢得出奇,李秘书说他这是最大限度地发挥两毛钱的作用。

枞阳人说话是出了名的难懂,老钱当然也不例外,感觉他们发音都好细,和桐城人说话有些接近,他们说“同”是“腾”,大一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寝室和女生寝室一起去大蜀山玩,为了联络感情、创造机会,本次活动具体由老钱和男人组织,但是老钱那个普通话真是难以和人沟通(后来慢慢听习惯了,也就听得懂了),我们发现“大蜀山”这个词他发音不对,当时老许喜欢表现一下,于是教老钱说“大蜀(shu)山”,可能是大家见面时间还不是很长,一开始老钱还很虚心地在老许的纠正下,你念一遍我念一遍地说,可是老钱老是发音不准,搞了半天舌头还是转不过来,还是发“大许山”,有点像赵丽蓉和巩汉林演的那个小品《司马光砸缸》,老许也真有耐心,一遍一遍地学,搞了大半个下午,最后老许倒不厌其烦,而老钱却不耐烦了,张口一句“儿(日)你妈”,不愿意学了,从此这句“国骂”也成了寝室的专用术语。

老钱做人虽然很单纯,但做事却精得要命,他最拿手的是“斗地主”、打“八十分”,在班上还有个“牌神”的外号,可见其功夫,我们总结他的经验是:稳准快狠,他打牌相当地稳,推算却非常准,另外偷看别人地牌也很准,可别看他带了一副小眼镜,打牌时候左顾右盼,好象眼睛能透视一样,一看一个准;“快”就是出牌快、抢牌快,别人牌刚落地,他就看到了,别人根本不能拿回,他的手就按住了,一句“日你妈”搞得别人还真不好意思了,“狠”就是善于出狠招,会给人占点小便宜而让别人上钩,喜欢钓人、会钓人,让人容易钻他的套子。毕业后,老钱在一家监理公司上班,经常和施工单位打打小牌,据说经常赢,我知道监理单位的人跟施工单位的人打牌,很少有不赢钱的。

3、老钱的爱情

老钱虽然想法很单纯,人也很善良,在爱情上却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不说其方法和结果如何,光是他的勇气、该出手时就出手,就是难能可贵。

老钱的爱情史,可以说是一部辛酸的血泪史,每次都是满心欢喜的开始、很快又是满怀伤心的结束,大一和大二上学期,寝室里经常听到“我又失恋了”的嚎叫,一开始我们还怕他想不开,每次都要安慰他一番,到最后实在是次数太多、频率太高、时间太快,我们都难以接受了到后来变得麻木了,也就没有人在劝他了,任老钱和他的爱情自生自灭,倒是老钱经过多次的风雨洗礼,变得越来越坚强了。

我们寝室当年有一个规定,谁有女朋友了,要请火锅的,我们吃老钱的喜宴火锅次数最多,希望一次次的落空,最后搞得我们都不忍心吃了。

我们曾经总结了一下老钱的“爱情模式”,先是确定目标,他的目标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好找,应该算是真正的“博爱型”的,然后是约女生吃饭,再是上街,再吃饭再上街,第二次上街的时候就开始给女生买东西了一般是吃的,第三次上街的时候就是买点小礼物了,往往女生接到小礼物后就有回应了,那时候手机还不是很普遍,只有用纸条,女生的纸条往往大意如此:老钱,你是个好男人,不是收了你的东西我就这么说,其实我们不适合的,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女生,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接下来的事大家都清楚,老钱又失恋了。

班上30%的女生被他追过,还有建管专业隔壁班的一名女生,他在校内受到打击后,还把目光投向了外校,目光不谓不长远,还向通用学院的一位美女送个“秋波”,最后的结果是女朋友没找到,兄弟倒是不少,班上被他追过的和没追过的女生都成了他的“兄(熏)弟”,女朋友都还没一撇,孩子的名字倒是早就取好了,儿子叫钱多多,女儿叫钱囡囡,至于其中意味可谓深长,本文卖个关子,下次再叙。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老钱屡战屡败后,家里人给他算了一卦,说他的花期还没到来。老钱调整了策略,暂时性地停止战斗,于是他又进入到了另外一场战斗中——沉迷武侠小说,据说整个枞阳县城和大学城照山新村所有的租书店的武侠小说都被他看了个遍,博览群书最直接的后果是他的眼镜度数加深,实际上他的小眼镜也就300来度,还是看小说看出来的;另外一个收获是他也成了“江南七怪”之首,和柯镇恶老瞎子有得一比,最擅长的武工是“放毒气”,寝室同志深受其害。

老钱其实是个好男人,他会烧一手好菜,绝对会听老婆的话,在老婆面前绝对没有立场、绝对会俯首听命,透露一下:老钱至今单身,有意的美女可以垂询,信照必复,欢迎来访,可以直接与本人联系或寝室委员会秘书处转致。

前天逛超市,走到食品柜的时候,看到满柜子的金华火腿,突然想起那年老钱床底下那箱火腿,我们从床底下一根一根的摸完了,对了,老钱,我悄悄地告诉你:男人和老许摸的最多,呵呵。

两年没有见到老钱了,经常想起他那乱坟岗上几个杂草似的胡须,老钱,不知道你过得可好?

                                                                                             2007年11月21日晚上于茶园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