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国倾城的博客

以后给孩子取名,儿子叫倾国,女儿叫倾城。(博文皆为辛苦原创,欢迎受权转载)

 
 
 

日志

 
 

仲秋合肥之行有感  

2007-09-26 23:3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的秋天,为了报名考试,我暂时离开了乱七八糟的单位和工作,来到了合肥。

合肥,很亲切的一个名字和地方,曾经是那样的不以为然。我错了,真的错了。

合肥的变化真大,路宽了很多,高架桥也修起来了,合肥的人也不那么势利,合肥的房价还不算高……

1

在合肥的同学,都开始为自己的家庭勾画、忙碌,小嵇、老夏、老王、查书记都在合肥买了房子,准备和女友结婚了……

而我,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

2

跟查书记、老夏一起吃饭,他们还记得我曾经最喜欢吃肉沫茄子,虽然猪肉涨价了,可是合肥的肉沫茄子还是那么地道,那种味道让我想起合肥的冬季,我们围在一起吃火锅的情景。

在浙江这边几年,经常有各种应酬、赴各样的饭局,由于丽水与靠海的温州很近,所以这边的海鲜很多,但是总吃不出肉沫茄子的合肥的味道。

丽水人没有合肥人讲究吃,精明、忙碌的他们最常见的做菜方法就是煮、哙,再加上饭局大多数加上了功利性的东西,让人大倒胃口。

3

查书记的脸上起褶子了,眼角有鱼尾纹了;老夏的眼睛变大了。可见他们的任务很繁重。

而我,却变胖了,皮肤也变白了。查书记说我保养的好,我付只一笑。一日三餐都做不了主,远离人间城市,除了食堂别无选择,何来的保养。

4

又是那个不很凉快也不很热的夜里,我和朋友一起来到中谷园看望高工,在那条通往项目部的宽阔的水泥路上,我们竟与高工擦肩而过,才意识到刚才跑步过去的身影竟然是他。

他应该没有那么消瘦的。许是高大才显得消瘦。高工真的瘦了,让人有些难过。

5

在招办北楼的门口右边花坛上,我两次走过张奎的身边,没有喊他,有些人,心里记住就可以了。张奎胖了,渐渐地肚子出来了。

他说,8号晚上搞个聚会,在大学旁边,就我们以前学生会一个部的人聚聚。

我终究是没有去。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可以怀念,但是不可以重来。

6

甘董,应该是比我长一辈的,又似乎和我平辈。很复杂的关系,他跟我奶奶一个姓,而他妈妈又跟我一个姓。

甘董的活动能力确实很不错,所以他混得很好,在合肥。

有时候,我想,每个人都可以外向一些,不就是脸皮放厚点、嘴巴放薄点么,可以真正做起来,又是那么的不由自主。

在他们租主的小屋里,甘董和女友亲自下厨,烧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我是喜欢自己做饭吃的,更让我喜欢的是有一种家的温馨,让我羡慕的是小两口居家过日子的甜蜜。

7

查书记,甘董在合肥经常能小聚下,很羡慕。

我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回趟家,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也需要一整天。

父母在,不远行。我偶尔会想起这句话,虽然我的父母还是中年人,可是我的爷爷奶奶已经是老年人了,而外婆更是将近九十高龄了。

我一个人在外奔波,为的是什么很明确,可是能不能实现却又很不明确。

8

在合肥西站乘火车回家,快要检票上车的时候,遇到了张仲,很明显的胖了,胡子也更重了。

才毕业的他,是那么的雄心壮志。与我们比,我们似乎老了,没有战斗的意志了。

安稳,眼前突然冒出这个词,似乎这不是我们这个年龄层次的人该有的想法。

 

               二○○七年九月十六日于景宁畲族自治县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