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国倾城的博客

以后给孩子取名,儿子叫倾国,女儿叫倾城。(博文皆为辛苦原创,欢迎受权转载)

 
 
 

日志

 
 

恰高室长少年  

2008-06-15 15: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寝室委员会之高室长

早就答应高室长写一写他,作为“寝室委员会”重量级的他,写起来确实很费劲,实在是他的优点太多,不好从那写起,如果一个人在某一方面比较突出,写起来会得心应手;如果像毛主席那样的为人是全才,写起来就不知道从何下手。高室长亦如此。这篇文章酝酿构思了半年,写个开头又晾了几个月,第一稿下好后自己感觉不满意,又推翻重写。

高室长的名字叫建国,很普通的名字,但是跟一个人联系起来,又是那么的富有深意,是一个给人温馨、安全的字眼。高室长说,他本来是叫庆国的,还有一段很浪漫的故事,跟他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一个女孩子,取了个跟他双胞胎的名字叫“国庆”。

跟高室长最早接触,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刚进大学的时候,周末我们约女生一起去看电影,是在姚公庙电影院,看什么已经记不得了,我只记得我靠在高室长的旁边睡着了,那晚上我们寝室去的几个人都是有任务的,影响了高室长谈恋爱,呵呵。

还有一次高室长半夜起来上厕所,那时候我们寝室是带卫生间的,我迷迷糊糊地也爬起来,看着卫生间有人,就靠在门口等,高室长从卫生间出来,看见一个身着浅白色的影子靠在墙边,他受了惊吓大叫一声,飞起一脚踢去,估计他以为是鬼,可怜我被吓一大跳,还无缘无故挨了一脚。

高室长刚入大学时候,就因为其迷人的身材和古铜色的皮肤,就被变态的老班任命为体育委员,当我们还在刚进所谓的大学、被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搞得晕头转向的时候,高室长已经开始了他五彩斑斓的大学生活,开始为即将度过三年的大学的体育事业努力着。

但凡长得帅的男生,总是会引人注目;不帅也不要紧,只要会踢球也可以;不会踢球也不要紧,只要脸皮厚,能够在草地上摆几个明星的造型,比方双臂张开像老鹰状、在球场上来回奔跑,并且大声嚎几嗓子,也是能迷倒一些恐龙的。而高室长无须摆pose,他本身具备前两条,所以他在绿荫上拥有众多的“高粱”,同样随风奔跑的老钱也有“钱桶”,而王秘书动不动就来了“王牌”,因为老是受“王牌”亲睐,所以王秘书不怎么踢球了。只有高室长仍然执着地奔跑着,陪同他的还有老钱,当高室长脱去球衣换上红袍的时候,老钱却出人意料地进入了校队,为此我们也就不难找到中国足球为何难以出头的症结所在。

遗憾的是,我没有看过身着11号天蓝色队服的高室长在绿荫地上奔跑,是怎样的一副英俊潇洒、倾倒无数美女的样子,作为“高粱”,我是失败的。多年以后,我脑海里总会出现,夕阳西下的4411寝室,高室长和老钱在寝室里换衣服准备踢球,我坐在桌子旁边看书,阳光照在高室长古铜色的脸上和老钱的一身排骨上,我眯着眼睛、慢慢地翻书,那该是怎样一幅温馨的画面。

高室长是 “入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那种,可谓文武双全,踢球之余还是校“书法协会”的骨干,后来又被美丽的系学生会主席拉去做了宣传部长,又为建工系乃至学校的文艺宣传事业奉献着自己的聪明才干。高室长以其个人魅力,不仅征服了寝室,而且征服了整个系学生会、征服了全校宣传系统,于是有美女开始怀高室长的春,暗送“秋天里的菠菜”给他了。

送“菠菜”给高室长的女生可谓不少,你想啊,那么一个帅哥,高大英俊,既能叱咤足球场,又能稳坐书法协会,还能搞定宣传部,哪个女生能不为他心动,除非是“观音姐姐”不食人间烟火。写本文时作者都左右为难,事实求是地写吧,人家还以为作者取向有问题;不实事求是地写吧,明显对不起观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闲话不叙。

 写到这里,先让大家看几条聊天记录:

      凝雪╃→逐风 19:28:59

      晕哦1

      高建国,刚开学就是他带我去领东西的

      雪山飞狐 19:29:13

      帅哥吧

      凝雪╃→逐风 19:29:29

      恩,我记得他眼好大

      ……

“雪山飞狐”是本文作者的昵称,而“凝雪╃→逐风”是其大学时候心仪的一个美女,不知道作者和美女聊天,怎么就提到了“高室长”,引用这么几句聊天记录,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证明一下上一段话,美女不仅知道高室长,而且也承认人家是帅哥。这到底是作者的悲哀呢,还是高室长的幸福?当然作者不认为是悲哀,不知道什么原因,凡作者认为是美好的东西,自己不能拥有的时候,却希望高室长能拥有,这是一种情绪,可以说是友谊达到一定境界才能具备的情绪,慎告假心假意的小人勿试。

纵观高高室长在大学期间的爱情,都是失败的,当然不是被自己喜欢的人甩了,而是甩了人家。一般是他在某个时间段喜欢一个女孩子,他在暗暗喜欢了一段时间后会果断出击,然而相处一段时间后,觉得女孩子只是自己心目中理想女朋友的替身,当然不能达到他所期望的种种,于是他理智地退出了。我亲历过他的一次感情之旅,那次的情形就如上述,我跟那个女生也挺熟悉的,是相当不错的一个人,多年后当我还埋怨她没有好好把握的时候,她说不是她不愿意,主动权不在她这里。这位美女即将结婚,我们借文章一角祝福她。

毕业后,每年都要与高室长见一面,许多事情也会和他商量,高室长现在是一个大型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是合肥市政府2007年重点工程之一,所以他总是很忙,应酬多、喝酒多,经常喝很多白酒,我劝他少喝,他总是拍拍胸脯:咱钢筋铁骨。那天打电话给他,高室长正在与同学喝酒,他说:定远人入阁不能不庆祝,真是服了他,这样都能找理由喝酒。 

 据说高室长感情上已经有了动向,那天王秘书打电话问起这个事,高室长说,找个能过日子的就行了。这是高室长的“择友观”,也是当前比较“后现代”的一种思潮,谁说80后女生连蛋炒饭都不会做的年代,会过日子的女生不是一种幸福呢?

“三月桃花汛、四月菜花汛”,又是江南的雨季,短暂逗留合肥后,我又回到了浙南,记得去年高工每次打电话给我,都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你还不回来,老呆在那山区干什么,个人的事情怎么办?”我去年元旦决定回家那边,于是元旦前一周,高室长每天都发短信给我:现在距2008年1月1日还有×天。

耳边又想起了他的声音,不行,得回去……              

                                                                                                     2008年4月9日晚于江郎山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