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国倾城的博客

以后给孩子取名,儿子叫倾国,女儿叫倾城。(博文皆为辛苦原创,欢迎受权转载)

 
 
 

日志

 
 

(原创)寂寞花开,为谁摘?  

2008-07-18 10:3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寞花开,为谁摘?

李会朋/文

 

1、

我不知道,他从上海回到安徽,为什么选择留在芜湖。

但我清楚的记得,那一次我们在芜湖分别。

那时他刚毕业,带着满腹的志向雄心勃勃地去上海,他说要在国际大都市实现自己的梦想。当一个人被梦想和憧憬占据、填满头脑的时候,很容易忽视别人的感受,尤其是与他此时心情不协调的感受。所以他没有察觉到我的忧郁和悲伤,那年我读大二,比他低两届的学妹,我们是学校文学社的同事,他是社长、主编,我是副主编。

那次我们从合肥出发,我送他到芜湖,他坐的那班车起点站在芜湖。就像在文学社他被众星捧月一样,一下车,芜湖站就有好几个在那接站的哥们,得知他去上海,都赶来送他。被众人围绕的他,看着我一脸的尴尬,更尴尬地是我们的关系——他不知道怎么介绍我,但可以确定的是我不是他的女朋友,虽然他没有女朋友。他似乎有意回避我伸向他的橄榄枝,所以这次为了送他到芜湖,我撒谎说我要回家在芜湖转车,否则他是不要我送他的,粗心地他竟然相信了,从合肥到宣城为什么要在芜湖转车啊?看得出他的尴尬,我故作轻松地挥了挥手,说“我回去了”,他一脸的惭愧。

车站的拐角,我躲在那里看他的背影。我有些高兴,有些难过。高兴的是他对我有些惭愧的表情,难过的是这个呆男人,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思。我匆匆来到芜湖,刚下车又匆匆地离去,只为了多看他一眼。如果他对我一脸感觉都没有,怎么会在车子上我假装睡着配合他的时候,他那么长时间地看我?这个呆男人,在我打电话告诉他有个男生喜欢我的时候,他还教我要怎样接受男孩子。

我不知道,他在上海工作四年,在自己的单位如鱼得水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辞职来到芜湖,而不是合肥,他说过自己很喜欢合肥这个城市的,说过以后愿意住在合肥的啊。这个呆男人会坐在公交车上来来回回地坐,只为了欣赏这个城市的风景;会在周末的下午,扎在包河公园里,津津有味地看老头子老太太唱黄梅戏。为了他的这句话,我在合肥整整呆了6年。

可是他食言了,他选择留在芜湖,在芜湖买了房子,找了工作,如果是为了工作,为什么他拒绝了合肥所有单位的面试?

我坐在公交车上,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这个城市,漫无目的,一如当年坐在合肥公交上看风景的他,这个江边小城,空气里有一种潮湿的味道。

终于在傍晚快要来临的时候,我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彼此换了手机后在对方的邮箱里留言,都没有打过。接通了,还是很沉闷的声音,他也听出是我,掠过一丝惊喜,很快又装得若无其事,虚伪的男人啊。

我说,我想见见你。他说你在那,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我的心在狂喜的颤栗中快要死去。这个让我爱了5年、痛了5年的男人。

过了一个小时,他发来消息:展柔,我已经约了当年文学社的几个人,在    为你接风,我下班迟怕来不及接你,你直接坐16路车到“鸠江广场”站下,6点我们准时到。

我五点半到站的时候,苏城他们四个人已经等在那里,苏城笑着说:“原来是我们文学社第一美女来检查工作了,难怪社长大人一通电话把我们急召过来,还是死命令:不准请假。这年头什么会都没人敢缺席,就同学没人到得齐。”苏城打机关枪似的,他是秦天的得力干将加死党,文学社的编辑部主任,他的话说得没错,当年天天一起的同学上班后都忙得很,若不是秦天当年在文学社的威信,这些人是不会“召之即来”的。苏城把我们引到一个叫“依依梦里”的包厢,不用说是秦天安排的,莫不是欧阳修那句“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

快到六点的时候,秦天进来了,还是那样憨憨地笑,蓝色的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贵人鸟”,简单、干净,一如当年那个老实的文学青年,只是皮肤变黑了,在工地上奔波使他变得更加成熟了。

朋友相聚,无非是借酒浇愁,酒后更愁,小聚之后是别情依依。在座的几个人都知道我的酒量,同是文学社“四大酒瓶”的苏城想要撂倒我也得赔了夫人,所以大家都小心翼翼,小口抿着酒杯,气氛有些沉闷。

秦天为了活跃气氛,举起酒杯提议大家敬我一杯,我借酒耍泼想刁难他:“大家一起喝不公平,我只要社长陪我喝三杯就可以了。”秦天端着酒杯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这个呆男人老实得让人心疼,不会喝酒、三五杯就醉,又不会耍赖,我爷爷滴酒不沾,但是能说会道,曾经把一捉子喝酒的人都喝醉了,这个呆男人哪怕有一点点会动歪门邪道的心思也好啊。

他站在那,用一种哀求的眼光看着我,我故意避开他的目光。苏城说:“我替老大喝。”我没心没肺地说:“好啊,你得喝三十杯,能者多劳嘛。”大家都起哄。秦天终于还是喝下了三杯酒,酒刚喝完,脸上瞬间变红,我突然有些难过,我刁难他,又不想达到目的。

接着我和苏城他们发起了群攻,苏城酒量也差了,我还没有倒,他就先倒下了,而秦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那里睡着了。

夜深了,明天还要上班,大家决定散了。苏城他们各自打车回去了,只剩下我和秦天站在路边。我头晕晕的,他也神志不清,他说:“你去我那。”那语气丝毫不容许商量。上了车,20分钟后到了他的家,他新买的房子。下了车,他过来扶我,自己却差点摔倒,好不容易走进了门,他搀着我走到一个小房间,我说我要睡大床,他又机械地把我扶到自己的床上。

我躺在床上嚷着要喝水,他递给我一杯水,又端了一盆热水过来替我洗脸,热毛巾的温暖瞬间传遍我的全身,他拧干热毛巾,仔细地替我擦手,一根手指一跟手指地擦,擦完手指又擦脚丫,动作不听使唤,擦得却很仔细。我想起小时侯妈妈替我洗脸、洗手,也是这个样子啊。我的鼻子一酸……

透过门缝,我分明看到这个有洁癖的男人在用给我擦脚的毛巾洗脸,也是很仔细地洗。我突然想起苏城从秦天妈妈那听来的一个笑话:秦天在喝醉酒、意识完全不清醒的时候,睡觉之前仍要完成刷牙、洗脸、泡脚的动作,而且一定要换了睡衣才肯睡觉。多么可爱的男人。

在这个男人给我盖被子的时候,我说我不能穿着外套睡觉,我要换睡衣。他找来两套男式睡衣,一套放在我床上,一套拿到小房间里去了。

 

2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闻到被子上有一股阳光的味道,这个干净的男人肯定是昨天晒个被子了,我打量他的房间,没有见过这么喜爱蓝色的男人,淡蓝色的被子、淡蓝色的枕头,蓝色的窗帘,白色的书桌、白色的柜子,这个长不大的男孩,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摆设,简单而温馨。地上铺的是接近木色的复合地板,给人干净、清爽的感觉。

走到客厅,乳白色的沙发,墙壁是淡淡的黄,这抹暖色,使整个家显得温馨而别致。走进厨房我眼前一亮,明红色的组合橱柜,给清新淡雅饿空间点缀了少有的亮色,时尚简约的装修风格把这个男人的生活情趣宣泄得一览无余。

这个男人正在厨房里做饭,鸡蛋饼和红米粥的清香已经溢出来了,被空气稀湿,飘散在房间里,这个男人细心得让人难过,他毕业那年,有一次我们坐了好几站路的公交车,到离学校很远的粥铺吃早餐,那天我点了两份红米粥和现做的鸡蛋饼,我当时说:“如果我们天天都能来这喝红米粥,吃鸡蛋饼该多好啊。”他还记得。

我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这个男人,棱角分明的脸,身体有些瘦弱,蓝色的运动鞋,蓝色的休闲裤,白色的T恤,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他的脸上,是一幅多么温馨的画面,我静静地看着,真希望时间能定格在这幅画里面。

发现我站在身后,他转过头来:“起来啦,饿了吧?早饭马上就好。”笑起来,脸上还有两个酒窝,样子很迷人。

站在阳台上看小区里匆忙的行人,看到对面的宣传条幅,才知道这个小区有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春暖花开。这个男人最喜欢海子的诗“春暖花开,面朝大海”。公路对面是师大。

打开房间的电脑,在他的博客里,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我的潜意识里有中国人传统的‘落叶归根’的观念,在上海的每一天我都有一种漂泊的感觉,没有稳定的住处,许是年龄大了,这两年对家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于是我努力的工作,拼命的赚钱,只为了建设一个家……”

这个男人熬的红米粥,贴的鸡蛋饼,甚至腌的蔫黄瓜都和当年那家粥铺一样的味道,一如这个男人还是当年一样的呆和傻。

在餐厅里宽大的餐桌上,我们面对面坐着,我告诉他:“我要结婚了。”这是我十分钟前才作出的决定。那个男生追了我六年,我身边从不乏昙花一现的追求者,而他坚持用六年的时光来等我,面对我的不冷不热、甚至把对秦天的不满都发泄在他身上,他仍不改初衷。先前我还傻傻地来芜湖,把自己作赌注,拼最后一把,而我却输得这么惨。十分钟前我才清醒,那个追我六年的男生,才值得我把一生的依靠交给他。

餐厅里一片寂静,我轻轻地告诉他我要结婚了。这个呆男人还是那样沉闷,连电视上常见的男主人公的台词“祝你们幸福”都不愿意说,只是“哦”了一声,那声“哦”在我心里重重地敲击,我的心疼得麻木。

在公交站台上,这个男人送我上车,车开出很远,他还站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去,我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渐远渐无形。

          

                                                                                                                2008年6月28日于江城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