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国倾城的博客

以后给孩子取名,儿子叫倾国,女儿叫倾城。(博文皆为辛苦原创,欢迎受权转载)

 
 
 

日志

 
 

外婆在天堂里看着我们笑  

2010-08-09 12:5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外婆去世两周年和无尽地怀念时

                                                                                                       作者:李会朋

 

1、

08年过了春节我去合肥的前一天下午,我和妈妈去外婆家,虽然没有说,但是我也明白、外婆也明白,是看一眼少一眼了。

当89岁高龄的外婆,拄着拐棍和舅舅舅妈一起送我们上车的时候,本想多看一眼,我不敢回头看,我怕我真的会哭。

坐在外婆的房间里,突然那么一瞬间,外婆看着我不动、眼睛都不眨下,外婆也知道啊,虽然身体硬朗,毕竟快90岁的人了。外甥当中,她最疼我和妹妹;子女中,她最疼我妈妈。我妈年纪最小,外婆40岁的时候才生我妈妈,两个舅舅舅妈也格外地疼爱我妈妈和我们,妈妈比大舅小10多岁,比大姨小近20岁。

外婆的几个子女,除了我妈和大舅,都是很不幸的,小舅舅现在家境好起来了,可是年轻的时候身体却很不好,大姨因关节腿脚萎缩、不能行走已经好几十年,大姨夫前几年因为脑溢血突然去世,她只有跟着打工的女儿到杭州;三姨前两年也跟大姨一样腿脚萎缩,而生活所迫,仍要艰难的行走、做饭,并且他的小儿子我的表哥,大学毕业出去工作后,突然就毫无音信;三个阿姨中,二姨没有关节病却因为脑溢血,于前几年去世。

外公去世已经34年,我甚至爸爸都没有见过他的样子。三十多年来,生活的残酷已经使外婆变得有些麻木,大舅说二姨去世的时候,外婆眼泪都没有掉一滴,我想是外婆看透了生死的问题。

2、

总有一天,外婆会离开我们。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外婆已经很老,小时侯她手上的皮就有很多褶子,她很瘦,但是饮食清淡的她身体很好。

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春节后那次外婆长时间盯着我看或许是征兆?我是个很在意细节的人,当时似乎也想到了,只是不愿意深入地去想,想到了又能怎么样呢?顶多多回去看她一两次而已。

我和前面那个表哥跟着外婆度过了我们的初中时代,我两年,小表哥三年,初中离外婆家也就百米的距离,外婆是个很不善于言辞的人,不太爱说话,没有许多农村老太太那种客套,但是是一个非常和善、很好相处的老人,她一生不讲究吃穿,饮食清淡,想法简单,一切都看得很开,一生都怕给别人添麻烦。

08年的7月某天,具体不记得是哪一天,因为我实在不想记住这些日子。那天,我正在工地上很老刘一起上班,突然爸爸给我打电话来了,我心中咯噔一下,有些不安,因为我跟家人约定,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白天不要打电话给我,我就是怕这些。

我不想我所料,可是偏偏如我所料。我最不希望的事发生了,爸爸说外婆生病了,这次恐怕不行了,爸爸又前言不搭后语地安慰我说,也没有什么病,问题不大,躺在床上有几天了,只是吃不下。我很不安。

周末赶到外婆家,小姨、两个舅舅舅妈、在外地的大表哥他们都回来了,外婆躺在床上,已经有些昏迷了,妈妈和小姨大声说:伊呀,鹏回来了,来看你了。外婆已经说不出话,吃力地从枕头上把头抬起来,微微睁开眼,伸出手握住我的手,我蹲在床沿,那个时候我真的好想哭,但是我还还有一丝侥幸,希望她能够好起来。

下午,二表哥(大舅小儿子)表嫂从杭州赶回来,二表哥跑到外婆房间,声音哽咽地大声喊:奶呀,奶呀……可是这个时候外婆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拉住表哥的手,一行老泪从她浑浊无光的眼睛里流了下来,二表哥放声大哭。外婆放心不下的是她的二孙子我的二表哥,因为我的二表哥结婚已经很多年,一直都没有能生小孩,这对她老人家来说也是永远的遗憾。

同村的一个老头老太太来看外婆,细数外婆的好,他们年轻时候家境十分穷,是外婆教会老太太纺纱织布,以贴补家用,所以在那个年代是帮了他们家天大的忙。老头老太太没有生育,抱养了一个女儿,一家三代同堂,可是养女十分不孝,小时候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到老来却落个如此下场,老太太说着说着留下了眼泪。她是既舍不得我外婆,也感叹自己的命运,感叹生命的短暂吧。

第二天,我要回单位上班,临走时跟外婆告别,叫她的时候她已经没反应了,昏睡了。

我回来的第二天,妈妈说外婆今天好了许多,还喝了点水,还说了好多话,看到整天守候在床边的大舅妈,端着饭在房间吃,就对我大舅妈说:你要吃饭哦,要照顾好自己,别累着了,到时候(办丧事)还要你操劳。说得我大舅妈也眼泪哗哗的。妈妈说,外婆躺下以后,还经常念叨大舅妈的好,还把自己积攒下来的几百块钱交给大舅妈,说贴补办丧事的时候待客用。

我想这应该就是回光返照?

我回来的第四天,爸爸打电话说,外婆已经去了。还说舅舅他们说我如果没时间就别回去,我说我一定赶回去。

外婆的丧事办得很热闹,按照农村的习惯,请十个道士做了两天的法事,还请了乐队,外婆89岁作古,也算是喜事,带孝的人群中还有绿孝的(第五代人),让那些老人很是羡慕。

做法事的第一天晚上,我跪在火盆前烧纸钱和冥币,一张一张的撕,眼泪突然一个劲止不住的流。

3、

第二天上午,要把棺木从宗族祠堂抬到墓地,送行的人从祠堂一直到墓地绵延数里,有全村的男女老少、亲戚、道士、乐队以及丧事帮忙的人。

等到棺木从祠堂抬起来,主事的人把一个瓷碗摔碎的时候,就是最后的离别了,两个舅妈小姨妈妈都趴在棺木上,喊着外婆痛哭,一直扶着外婆的棺木慢慢挪动到墓场,原本以为自己足够坚强,搀扶着痛哭流涕的妈妈,我的眼泪也不住地流。

 

外婆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两年来曾多次在梦中见到外婆,半清半醒中告诉自己外婆已经永远不在了,可是依然希望外婆还没有离开,希望时光能够倒流,每次醒来都是泪流满面。小时候看到妈妈每次去看外婆,都是从礼品到日常生活用品包括油盐酱都要带,很是不理解,现在才明白,人不管多大,有个老娘惦记自己和被自己惦记,也是一种无上的幸福,现在每逢节假日,妈妈都不用准备那些东西,我知道,在妈妈心中那是一种永远无法弥补的失落。

两年了,我们都不能逃避对外婆的思念,看着两个舅舅舅妈、表哥、妈妈和小姨,外婆一定在天堂里笑,外婆,请你保佑妈妈和小姨、舅舅身体健康,保佑我们每个人都健康、幸福。

 

 

                                                                                                                               2010年立秋于桃花镇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